宋鸿兵:痛定思痛,研究印度药业发家之路,启示中国医药转型升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2 14:51

宋鸿兵:痛定思痛,研究印度药业发家之路,启示中国医药转型升级

2018-08-03 09:59来源:宋鸿兵卫生医疗健康/医药/转型

原标题:宋鸿兵:痛定思痛,研究印度药业发家之路,启示中国医药转型升级

文 | 宋鸿兵

印度人常说,中国总理出访时拿出高铁当名片,而印度总理从兜里掏出的则是仿制药。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中国制造的产品在世界市场上极具竞争力,而印度仿制药已经出口到世界200多个国家,中国号称世界工厂,而印度被誉为世界药房。

在我们印象中,印度制造业似乎比中国落后不少,但为什么印度的制药业却如此强悍?我们要对印度的制药业发展历史做一个大致的分析,希望印度的经验能为中国制药业未来的发展带来有益的启发。

印度制药业艰难的起步

印度1947年独立,当年印度的制药业极其落后,西方制药巨头完全控制了市场,主要药品完全依赖进口,药价属于全世界最贵之列。

中国当年的情况也类似,1949年在上海一支青霉素能换一根金条,青霉素是很多人的救命药,和现在的抗癌药差不多。为什么民国时代中国人均寿命只有35岁?除了战乱,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老百姓看不起病,更吃不起药。

在50、60年代,印度制药业远远落后于中国,中国在50年代就开始大规模发展仿制药,青霉素的价格掉到了两分钱的白菜价,大幅提高了人口预期寿命。而印度继承了英国的医药体制,西方制药巨头仍然垄断着印度80-90%的市场,专利药更占到了99%,印度本土制药业基本处于窒息状态。

第一个重大转机出现在1970年。当时印度铁娘子英吉拉·甘地力推国有化,希望从经济基础入手来彻底改造印度,制定了对印度制药业影响深远的《专利法》,目标就是培植本土制药业,确保大众能够获得廉价的药品供应,从西方制药巨头手中重新夺回市场的定价权。专利法废除了英国传统的药品专利制度,不承认药品成分拥有专利权,只承认生产过程的专利权。

英吉拉·甘地

《专利法》

这样一来,印度的制药公司可以通过逆向工程发现药品的分子结构,然后以自己的方法来进行仿制生产。当然,西方制药巨头对新专利法怒不可遏,美国欧洲纷纷向英吉拉·甘地施加外交和经济压力,但铁娘子的决心坚不可摧。

结果西方制药巨头大规模撤离了印度市场,印度本土制药业获得了空前的机遇。两万多家制药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开始大规模仿制进口药,激烈的竞争导致药价大幅下降。为了使老百姓真正获得廉价药,铁娘子还严厉限制药品流通领域的利润,零售商的利润率不得超过8%,批发商不得超过16%。印度人第一次真正看得起病,吃得起药了。

现在有人说印度仿制药的成功是因为他们无视知识产权,破坏了市场经济的规律。

对于专利权与生命权的解读,印度人有自己的一套哲学。他们认为,如果市场中出现了绝对强势方,如制药厂“救命药”的专利权,消费者基本丧失了议价能力。这种绝对垄断打破了市场平衡,威胁着市场的健康发展,唯一的反制力量就是政府。

所以印度人认为,政府介入医药市场,保护弱势方的利益,不仅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更符合人类道德的原则。其实,美国的市场经济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比如19世纪美国工业高速发展,垄断资本获得了压倒性优势,弱势的工人群体丧失了要求涨工资的权力。

市场的严重失衡就必然激起反制力量的出现,这就是大规模的工会运动。工会就是一种集体议价的机制,罢工就是议价的手段。资本家和工会斗争愈演愈烈,多次导致大规模流血冲突,联邦政府不得不介入。老罗斯福总统出动军队占领工厂,迫使资本家与工会达成了妥协。经过几十年的斗争,美国的工会最终合法化。

由此可见,政府介入市场的关键原因就是维护市场秩序,保护弱势群体,制衡绝对优势方,这正是市场经济发展的自然规律。

为什么印度的仿制药后来居上?

1970年到1980年,印度进行大规模仿制药的10年,中国的制药业还没有改革开放,技术水平仍停留在五十年代,而印度则一直在人才、信息、资金方面与世界保持着交流,积累的技术都是当时最先进的技术。所以印度的仿制药水平在80年代初就超越了中国。

在人才方面,印度主导医药行业的是四大种姓之首的婆罗门。婆罗门历史上一直是祭司阶层,受教育程度最高,智力水平最强,地位在国王和贵族之上,属于精神领袖。到了现代社会,大量婆罗门转向了医药行业,因为医药行业最符合婆罗门的精神禀赋——救死扶伤、普度众生。

因此不要小瞧了印度的医药业,因为从业人员的主力是印度最优秀的群体。如果反观中国,医学院和药学院不一定是中国第一流人才的首选,当医生太苦,搞制药太累,钱挣得不多责任却非常大,中国最优秀的人才都玩金融去了。

在信息交流与国际化方面,印度的婆罗门也比中国医药人员更具优势。他们的英语能力属于母语水平,在文化上与欧美的融合度也非常高。大家都知道,印度的梵语与西方拼音文字同宗同源,所以叫印欧语系,婆罗门祭司们必须掌握梵语。

从民族的角度看,印度的婆罗门阶层是3500年前进入印度的雅利安人的后裔,由于印度的种姓制度,数千年来保持了原先的血统。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移民到美国的英国人后裔,德国和北欧人,都属于日耳曼民族,还有伊朗的波斯人,他们都是雅利安人的分支。所以印度的婆罗门在西方文化中如鱼得水,广义上说他们是同文同种。这一点对于印度制药业打入国际市场具有重大意义。

另外,婆罗门这帮人搞药物的逆向工程水平极高,把山寨货搞得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药效=药+效,药就是化合物的分子结构,破解这个并不难,中国和印度都能轻松掌握,难的是效。化合物就是一堆晶体,这就是所谓的原料药,它们不能直接吃,必须做成胶囊和药片。

药物吃到人体内的溶解和吸收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药物必须在准确的时间,在准确的地点,以准确的速度被人体吸收,这就是药效。

怎么来表达药效呢?这就是药物的溶解曲线。比如15分钟内药效释放50%,30分钟要释放85%。不过,由于人体内部的环境极端复杂,比如酸碱度不一样,种族、性别、年龄、体重也有不同,这可能导致人体的内分泌存在细微的差异,这些都会影响溶解曲线的形状。

原研药厂是经过成千上万次的人体实验,才找到了最优的溶解曲线,获得了专利。仿制药如何才能实现同样的药效呢?

印度的婆罗门把这个问题琢磨透了,他们认为,关键就是必须掌握原研药在各种不同的条件下形成的特征溶解曲线。这些特征曲线就好比药物的指纹,如果能在体外精确模拟原研药的全部特征溶解曲线,那么药物在体内的溶解和吸收也必然相同,即药效高度一致,这样就不必再做成千上万次的人体试验了。

因此,印度的婆罗门把破解原研药的各种特征溶解曲线作为仿制的靶心,然后确保生产工艺流程能够准确命中这个靶心。

从1970年到2005年,婆罗门用了35年的时间来反复推敲仿制药的各种诀窍,不断改进生产工艺,使得他们的仿制药与原研药在全部特征溶解曲线上表现得高度一致。

应该说,在这方面印度已经远远领先于中国。他们在西方新药上市的9个月内,就能推出高质量的仿制药,其仿制能力与中国的电子工业不相上下。

除了时间优势,人才优势,工艺优势,印度仿制药还有一个重大优势,这就是市场优势。印度国内市场长期没有西方制药巨头的压制。印度的专利法直到2005年才与国际接轨,从1970年到2005年,在长达35年的时间里,西方制药巨头基本放弃了印度市场,这使得印度的婆罗门能够有充分的机会不断优化仿制工艺。

在国内竞争中,最优秀的企业必然赢得最大的市场份额,从而带来更高的利润进一步投入研发。印度的制药巨头在研发投入上已经达到总收入的15-20%,与西方制药巨头旗鼓相当。

2005年之后,当西方巨头们重新回到印度市场时,发现与印度本土的制药高手过招,在生产技术上已经占不到太大便宜了。

中国改革开放比印度更早,与国际接轨的程度比印度更深,80年代中国已经开始搞合资制药,本土制药公司在毫无缓冲的情况下被西方制药巨头直接压在了市场的底部,结果造成数千家制药企业在极为有限的市场空间里苦苦挣扎。

失去了市场份额也就丧失了利润,没有利润就无法优化工艺,提高竞争力。中国仿制药产业在极端不利的市场条件下,丧失了与印度仿制药争夺世界市场的机遇。

那么印度药又是如何占领全球市场的呢?对中国制药又有哪些启示呢?

请前往爱奇艺观看最新一期《潜流》,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收看完整视频。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