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市场红周刊张明专访:如何看待本轮人民币汇率贬值?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08 21:13

证券市场红周刊张明专访:如何看待本轮人民币汇率贬值?

2018-07-09 19:50来源:张明宏观金融研究汇率/人民币/央行

原标题:证券市场红周刊张明专访:如何看待本轮人民币汇率贬值?

注:本文为笔者接受证券市场红周刊记者何艳的电话访谈实录,已经笔者本人审阅,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红周刊》:有哪些因素导致这一轮人民币汇率快速下滑?

张明:主要是受到基本面因素的驱动。第一,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相对于美国经济的增速转弱,美国经济最近两个季度依然高位运行,中国经济增速在二季度应该会有明显的下行;第二,中美货币政策方向相反,今年六月份美联储第二次加息,而中国方面,四、五、六月连续三次放松货币政策;第三,全球地缘政治动荡和经贸冲突的加剧都有利于避险货币美元走强,今年五、六月份,美元对全球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都有明显的升值。

在基本面上有贬值压力的背景下,中国央行前段时间也在顺水推舟,让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有明显的贬值,由此可以让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基本稳定住,甚至略微贬值,这对于中国经济和出口的稳定,都是有好处的。

《红周刊》: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保持强势态度,其重商主义理念给美国经济带来提振,如此情况是否意味着美元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强势?

张明:我觉得特朗普的政策未必能让美元在很长时间一直保持强势,就像去年美元对欧元贬值,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欧洲经济相对于美国走强。今年以来,美元开始升值,主要原因就在于美国经济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经济在走强。所以说,美元表现强不强劲,关键要看各国经济基本面好坏,不是一个国家的政策能够完全决定的。

《红周刊》:近期人民币贬值速度很快,汇率短期内是否会跌破“7”?是否会重演2015 年至2016年那一轮大幅贬值情况?

张明:我认为短期内人民币汇率破“7”的概率非常低,主要原因有三个:第一,从美元指数本身走势来看,美元基本上趋稳,过去两周美元指数一直稳定在95左右,美元对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升值基本结束,美元企稳让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也大致企稳;第二,我觉得央行届时会出手干预的,因为汇率破“7”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心理关口,我个人虽然认为不干预,让汇率由市场来决定可能更好,但我感觉在当前背景下央行可能会使用逆周期因子、加强资本外流管理、动用储备等来稳住汇率;第三,目前中美贸易战比较焦灼,谈判仍在进行,可能央行也有个顾虑,就是担心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速度过快的话,又成为美国政府指责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的口实。基于以上三个原因,我觉得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望稳定在6.7~6.8的水平。

《红周刊》:中美贸易战升级对人民币汇率变化有没有影响?

张明:我觉得中美贸易摩擦对本轮汇率的大跌有一些影响的,但不是主要的影响。主要的影响依然是中美经济增长变化、中美货币政策变化以及美元作为避险货币角色的增强。贸易战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对中国贸易顺差的影响,去年全年海关数据显示,中国总体货物贸易顺差是四千亿美元,今年一至五月份这个顺差只有九百亿美元,所以,这可能是受到了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第二,就是中美贸易摩擦,这对作为顺差国的人民币汇率起到了打压的作用。

《红周刊》:按历史经验,人民币汇率出现异常波动时,央行多要进行一定程度干预,但此前央行似乎并未出现什么明显动作,为什么?

张明:迄今为止,央行所以没有干预,主要原因就像我前面所言,当前中国经济在下行,出口增速也在下行,适当的顺应市场的供求,让人民币对美元适度贬值是符合中国基本面要求的。

《红周刊》:在此轮贬值中,也有观点提出了这次是央行主动实施贬值策略的,目的是为了刺激国内出口,甚至有观点称,如果人民币汇率贬值到7,就是贬值15%,可以极大地抵消掉加征关税的影响。您们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张明:我不认为这是央行主动实施贬值的策略。这次贬值是由基本面决定的,央行没有制造贬值的趋势,而只是顺应了贬值的压力。我个人觉得目前央行没有把它作为贸易战的工具,用来抵消贸易战可能对中国出口的不利影响。

《红周刊》:如果人民币贬值幅度继续增加,会不会导致资本外流加速?会不会对我国资本市场和资产价格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张明:人民币一旦形成持续的贬值预期,的确可能会导致资本外流加大。由于今年一季度中国已经出现了非常罕见的经常账户逆差,所以,一旦资本外流压力加大,中国就可能面临双赤字的局面,双赤字会加大人民币汇率和国内资产价格的波动性。经常账户的逆差意味着中国总体从海外借钱,海外的钱又不太稳定,所以如果未来经常账户持续为负,那么我们可能研判中国的资产价格和经济政策都会有一个很大的转变。

《红周刊》:人民币贬值会使得外汇储备降低和外资配债减少,其对债市利率影响将逐步显现,能否谈一谈人民币贬值对国内债市的影响?

张明:人民币贬值压力的确会对债市产生影响。主要在于这会限制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空间。因为下半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有可能会反弹,现在的美国国债收益率是2.9,下半年可能回到3.0、3.1。中美利差如果收缩的太快,贬值压力会加剧。目前中国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3.4、3.5左右,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如果下降到3.3、3.2,再往下走就非常困难。

《红周刊》:人民币汇率在近两日突然跳升数百基点,原因是什么?

张明:人民币汇率突然出现跳升,我感觉应该是央行入市进行干预了。大家可以看到这两天,央行的副行长潘功胜,央行的行长易纲都表态人民币依然要实现基本稳定,人民币的汇率不会显著的贬值,我个人觉得汇率的变化应该与央行入市干预有关系。

《红周刊》: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一轮贬值差不多快结束了?

张明:就像我前面所言,此次贬值是受基本面因素推动的。在基本面因素明显改变之前不可能很快就回到升值通道,我觉得只能说是贬值的趋势被遏制住了,可能会在当前水平上盘整一段时间。我觉得汇率波动其实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要人为地遏制汇率波动,汇率应该由市场因素来决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